莲蓬朵朵 - 第2章 一切都还来得及 王爷今天和离吗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沈又夏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她不应该矢口否认,诬陷他人吗?

    “别玩花样,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

    难道她现在的日子不是生不如死吗?

    沉浸在自我情绪中的沈又夏并没有发现朱云琰早已离开,又或者她根本就不在乎朱云琰是否还在这里了。

    倒是丫鬟春分见朱云琰走了以后凑到了沈又夏的跟前。

    “小姐,你这又是何苦?王爷他根本就不在乎。”

    春分是沈又夏的陪嫁丫鬟,从小跟在沈又夏身边,此时她凑了过来让沈又夏大吃一惊。

    “春分?”

    沈又夏不确定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春分,还是一个与春分相像的人。

    她明明记得半年前为了维护自己,春分打了李玥一巴掌,顶撞了朱云琰,硬生生的被打死了。

    自己也因为春分的死对李玥更加嫉恨,以至于做出那些错事,把整个定国侯府都搭了进去。

    “怎么了,小姐?”

    看来小姐这次伤的太严重了,一想到睿王的做法,春分心里就更生气了。

    “他……”

    胸口一阵剧痛,沈又夏忍不住的咳嗽起来,那力道仿佛要把肺咳出来。

    “小姐…”

    春分赶紧上前轻轻拍着沈又夏的后背,率真活波的小姐自从嫁到睿王府再也没笑过,一天天的憔悴下去,她看着心疼。

    “大夫说,小姐这次撞到马车没有外伤,只是受了惊吓,休息几天就好了。”

    撞到马车?她不是撞在牢里的墙上了吗?

    “小姐,你不记得了吗?王爷和李小姐在季福斋喝茶正好被您撞见,您追过去的时候被马车撞了啊。“

    听了春分的话,沈又夏突然想起自己刚刚嫁给朱云琰的时候,总是怀疑他和李玥之间有暧昧。有一次看到他们在对面的茶馆里喝茶就着急的冲了过去,结果被路过的吏部侍郎徐怀敏的马车撞到。

    “是徐大人的马车吗?”

    沈又夏不确定的问,心里十分忐忑,如果是真的……

    “对,就是吏部侍郎徐怀敏徐大人的马车,可把徐大人给吓坏了,这西阳城里谁不知道小姐是咱们老爷的命根子,真有个损伤,十个徐大人也赔不起。”

    所以,她重生了?

    回到了三年之前,她刚刚嫁给朱云岩的时候吗?

    所以春分还活着,定国侯府还在,一切都还来得及,是吗?

    迫切想要确认一切的沈又夏掀开被子下床,她要回定国侯府,她要确定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她要见到祖父。

    “小姐,小姐,你现在身子还没好,大夫让你静养。”

    沈又夏的动作把春分吓到了,赶紧把她又按到了床上。

    “小姐想要什么跟我说,我去给你办,你不能下床。”

    被春分按回床上,沈又夏确实也感到一阵头晕,自己这身子的确不怎么样。

    “我成亲多久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小姐和王爷成亲小半年了,今天是乾阳二十三年四月初三啊。”

    虽然很奇怪沈又夏的问题,春分还是如实回答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