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糖人儿 - 第六十二章睡奸惊情上 (ωoо1⒏υip) 春潮(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阮明华又在走神,李丽蓉喊了他好几声,他才一怔,搞不清楚情况地抬头看她。

    “你又发什么呆头愣呢,护士说两点钟准备做检查!”李丽蓉尖着嗓子念叨,这两天阮明华不知道怎么搞得,整个人魂不守舍,经常一个大块头杵在那发愣,事儿也不做,说话也不理,看得人心烦。

    阮明华本就不是个温顺脾气,又当着病房所有人的面被自己婆娘叫叫嚷嚷的,当即也挂了脸,他看了眼钟,“这不还有半小时呢,嚷什么,到点儿我会带过去的。”

    “这检查的人那么多,不得早点去排队吗,做啥非要卡着死点儿?要你做点事这么难呢!”

    李丽蓉这是气攒一块儿发了,情绪激动的声音又尖又细,针尖似的往脑袋里钻,阮明华“哗”一下站起身,将近一米九的个头一下子把李丽蓉衬的跟个小孩似的。

    她看着阮明华的黑脸发憷,但气劲上来了也不想就这么低头。

    隔壁床的家属劝了两句,两人依旧僵持着,阮飞云看看爸爸又看看妈妈,噘着嘴要哭不哭的。

    阮星尤一进病房,隔壁床的大爷就给她使眼色,再看爸妈两人面对面站着,脸色都不怎么好,保准是吵架了。

    她连忙过去,先是搂着李丽蓉肩膀劝了劝,然后又抬头嗔怪地看阮明华。

    李丽蓉性子软,很少动真火,除非是被激得没办法。

    阮明华在她进来的时候就不自在地站都不知道怎么站了,见她看过来,立马转移视线左看右看,清了清嗓子,然后推来轮椅把阮飞云带出去了。

    阮星尤问李丽蓉怎么了,大概了解情况以后失笑着叹了口气,“你跟我爸还是小孩子么,因为这事吵架?”

    李丽蓉这会儿气也消差不多了,摆摆手不想多说。

    阮星尤是想来陪床的,她好好歇了一晚之后就满血复活了,不过李丽蓉说什么也不肯,吃完晚饭就让她跟着阮明华一块儿回去。

    吵归吵,临走前还是添了嘴让阮星尤来开车,怕阮明华浑浑噩噩的出状况,父女俩驱车回家,阮星尤有意和阮明华说笑两句,但对方不冷不热的,脸一直冲着车外,她兴致勃勃说半天,男人就只是嗯了一声。

    阮星尤抿抿嘴,专心开车不再说话。

    父女俩一路沉默到家,岔开时间洗澡收拾,听见阮明华从浴室里出来的动静,阮星尤犹豫了一下,还是想找他聊聊,开门正撞上阮明华要回屋关门,她喊了声“爸”,阮明华没搭理,把门关上了。

    阮星尤心颤了一下,有些难受地低下了头。

    阮明华自然是听见了阮星尤喊他的那一声,但他现在浑身燥热,即便是洗澡的时候自己撸过一发,但一想到小丫头刚洗完澡就在房里,鸡巴就又控制不住地高高竖了起来,他躲还来不及,怎么敢让女儿看见她亲爹对着自己犯浑。

    本以为肏过丫头的嫩逼以后他就能断了念想了,但是没想到不仅没满足,反而更上瘾了,没人的时候不知道用之前偷拍的视频解决了多少次,甚至一看见女儿就想亲她的小嘴,揉她的奶子,把大鸡巴狠狠插到骚逼里去。

    尤其现在又是一个只有他们两个在家的晚上,他脑子里的龌龊念头简直止都止不住。

    胆子都是磨炼出来的,没犹豫多久,他就决定顺从本心,阮星尤房间熄灯后,他又等了两个小时,估摸着她应该睡熟了才悄悄过去。

    床头亮着盏小夜灯,堪堪照在她上半身的位置,可能是睡着了忘记关,无心之举不知给夜闯的猥亵者行了多大的方便。

    阮明华屏住呼吸摆弄她的衣服,今晚阮星尤穿的是套头的格纹睡衣和长裤,阮明华将上衣掀到胸部以上,又轻手轻脚地将她下身扒了个精光。

    床铺上的美人儿睡颜恬静又美好,但私密之处却是完全裸露在外,被男人摆弄成双腿大张的姿势,无知无觉地任人亵玩。

    阮明华伏低身体,像个沉迷的瘾君子一般嗅闻她身上的暖香。那对浑圆饱满的大奶弧度完美,像倒扣的碗,在昏黄灯光下闪着玉瓷般无暇的柔光,粉嫩的奶头还是软软的,被男人的手指捻住搓了两下就颤巍巍硬了起来。

    阮明华虎口托住大奶边缘,轻轻摇了摇,雪白软绵的乳肉就波浪似的荡了起来,樱粉的奶头就像是坠入水面上的花蕊,随着乳浪晃动着。他低头用嘴唇贴着奶头游移,唇部与乳晕的纹路交互摩擦,满脑子都是又香又软,而后他又揪着另一只奶尖儿靠近,张嘴全部含了进去。

    阮明华闭着眼吃得陶醉,整张脸都埋进了柔软的乳峰中,细嫩的乳肉被舔舐挤压成不规则的形状,阮星尤轻皱着眉头,呼吸有些沉。

    “啧啧”的咂吮声回荡在寂静的房间中,阮明华揉着大奶,嘬着奶头,简直热血冲脑,比第一回来肏她的时候还激动,这一次他有充足的时间,要仔仔细细地再尝一遍小丫头美味的身体。

    等到终于松口的时候,白嫩的乳肉上已经口津遍布,红痕斑驳,两颗奶头也都红肿充血,奶孔舒张,淫靡的胀大了一圈。

    阮星尤脸色攀红,微微昂着头,红唇张着急促地喘息。

    阮明华爱怜地亲了亲水嘟嘟的樱果,直起身拽来新的枕头轻轻垫高阮星尤的脑袋,而后跪立在她胸侧,胯间骇人的粗长挺立,雄赳赳气昂昂的龟头在空气中颤动不已,他把着鸡巴甩了甩,“啪”的打在了滑腻的奶子上。

    麦色大掌扣住又绵又软的大奶子,乌紫的大鸡巴在温暖的乳峰里抽插起来,他捏着肿大的奶头把玩,拉拽着可怜的小蕊尖去摩擦棒身,热烫的鸡巴完全包裹在一片白嫩馨香里,龟头捉迷藏似的一下下冒着头,偶尔插得凶了,顶端还会碰上微张的红唇。

    龟头渗出的前液将红唇沾湿,水润的唇瓣带着轻浅的吸力,翕张的马眼扫过,互相嘬吸出淫荡的粘连声。

    阮明华骑在女儿胸上,挺着鸡巴畅快地干着一对大奶子,直把乳肉摩擦得泛了红才暂时罢休。

    大鸡巴上移,坚硬的龟棱来来回回地在唇面移动碾压,阮明华喘息粗重,眸中是一片隐忍的狂热,他的鸡巴不仅肏过了女儿的嫩逼和大奶子,现在还要干一干上面这张小嘴,这让他怎么能不激动!

    “乖孩子,把爸爸的龟头含进去,对张嘴唔”阮明华用龟头戳弄着女儿洁白的贝齿,同时轻轻捏住她的脸颊,迫使她启开齿缝,一寸寸地将硕大坚硬的龟头含了进去。

    与小嫩逼完全不一样的湿软和潮热,但都一样销魂到尾椎骨仿佛都在战栗。

    阮明华几乎要控制不住本能在这张小嘴里抽插起来,最后一丝理智制止了他,鸡巴的尺寸太大,阮星尤含得很吃力,小脸上已经有了些难受的神色。

    阮明华心疼坏了,怕把人折腾醒,但又舍不得从她的小嘴里退出来,两厢犹豫间,没曾想阮星尤竟下意识地裹住嘴里的鸡巴吮舔起来。

    小嘴轻轻地吮吸着,舌尖抵在马眼上慢慢打转,动作断断续续的,直把阮明华吊得不上不下。

    他低骂了一声,“小骚货,报复你爹呢是吧?”

    阮星尤“唔唔”哼吟了两声,吮着龟头无意识又吞进了一小节,阮明华什么话也说不出了,一边摸着她的头一边挺腰,又轻又缓地插起女儿的小嘴来。

    其实是有些痛的,阮星尤昏沉睡着,并不知道嘴里含着爸爸的鸡巴,偶尔吞咽口水的时候,牙关自然闭合,便会磕碰到棒身,但那些痛意比起奸淫女儿的快感来根本不值一提,反倒是越痛越让阮明华亢奋。

    “呼……囡囡的小嘴太会吸了……爸爸的魂都要给你吸没了。”

    “乖宝贝,再舔舔爸爸的鸡巴……对,就是这样……唔……爽!”

    他揉着浑圆饱满的大奶子,闷哼着射进女儿嘴里。

    浓稠的精液一股股喷射而出,阮明华拔出鸡巴,捏着阮星尤的下巴检查了一下嘴里那些又多又浓的液体。

    “囡囡乖,爸爸射了好东西给你,都喝下去……”

    他轻声诱惑着,一面抬着她的下颚,一面用拇指顺了顺颈面,直到感受到了吞咽的动静,他才满意地笑起来。

    阮明华将香汗淋漓的娇躯侧过来,自己脱了衣服躺在她身后,肉贴着肉与她紧贴在一起。他一手贴着床单蹭过去,拢着奶子轻轻抓揉着,一手掰开腿缝,摸到那处淫水泛滥的肉缝。

    不用看也能想象到小骚逼水沃沃粉嫩嫩的样子,阮明华摸了满手湿滑,触感软乎乎胀鼓鼓的,指腹顺着肉缝用力一滑还能听见“滋”的淫水搅动的声音。

    他拨弄着湿软的阴唇,手指插了半根进去,穴腔咬的很紧,阮明华轻轻转着手指,指腹碾平肉壁褶皱,捣送间骚逼也渐渐被捅开了口子,一股股淫水颤颤而下,打湿了手掌。

    循迹渐进地入了叁根手指,阮星尤已经被插得轻轻哼了起来,修长双腿不由自主地磨蹭着,越发夹紧了男人作乱的大掌。

    阮明华喉间剧烈滚动,拔出手指在阴户上揉了揉,挺腰将再次硬起来的鸡巴插进细嫩的腿缝里。

    硕大的龟头在穴口浅浅插动着,阮星尤也被顶弄地前后小幅度晃动起来,沉睡的绵软娇躯受着磨人的快感刺激,有些轻微的颤抖,红唇里不受控制地泄出甜腻的呻吟。

    阮明华这次极有耐心,揉捻着淫核让她放松的同时,鸡巴来来回回地抽送,每一次进入都比之前更深些,直至插进大半。

    在这中途阮星尤就已经泄身过一次,腿根痉挛得厉害,美人儿迷蒙中也在下意识追寻着快慰,肥嫩的屁股后撅着,像是主动要把鸡巴吃进去一般。

    阮明华浑身暴汗,憋得胀疼,又爽得发疯。粗长的鸡巴被紧致的甬道紧紧吮裹,穴壁痉挛蠕动,讨好似的贴着棒身,箍得他射精的欲望极其强烈。

    他连忙抽了口气转移注意力,大力揉了两把软绵的乳肉,脸埋在阮星尤汗湿的颈后又吮又舔,光滑的皮肉上微微的咸意刺激着味蕾,也让他越发的性欲高涨。

    昏黄灯光下是两具紧密交缠的肉体,麦色的健壮男性身躯不停耸动着下身,细微的“噗嗤”水声回荡,女人被肏得奶儿乱颤,无意识地攥住身下的床单。

    喘息粗重的阮明华没有发现阮星尤的淫叫越来越清晰,他舔着女儿耳后细嫩的皮肤,呼出的热气湿热又黏腻。

    “囡囡,爸爸肏着你的小逼呢,小嫩逼水真多……唔……爸爸要被你夹死了……是不是喜欢爸爸的鸡巴……嗯?”

    “嗯啊……唔……好大……”阮星尤颤颤地哼了两声。

    她好像又做春梦了,依旧是无比真实的快感,那湿黏的身体交缠,花心的酥麻饱胀,整个人又热又烫,像被暖炉包围了,身体在浪潮里晃荡,电流般蹿起的快慰时高时低,逼得她控制不住地浪叫。

    淫荡的身体已经自发地开始享受,阮星尤也渐渐放任自己贪图虚假的欢愉,这个男人肏得她好舒服,奶子被揉得热胀胀的,粗长的鸡巴将嫩穴填的满满当当,只是插得太轻了些,熟知情欲的身体已经不能满足这般轻柔的性爱,她渴望更深更重的捣弄。

    “嗯……快一点……插我……啊嗯……要大鸡巴……”

    身后的男人顿了顿,呼吸更粗重了些,粗粝的手指拽着她的奶头揪了揪,阮星尤嘤咛了一声,顺着他的力道挺起了胸。

    男人又来舔她的脖子,滚烫的热气喷洒在她颈后,惹得她一阵战栗。

    “乖囡囡,别急,爸爸这就喂饱你,大鸡巴肏烂宝贝的小骚逼,把囡囡的小逼里都灌满爸爸的精液好不好?”

    这声音好像有点熟悉,阮星尤眼皮剧烈颤动起来,呼吸也变缓变沉,亟待苏醒。

    他说了什么,囡囡……爸爸……

    爸爸?!

    阮星尤浑身一抖,猛地睁开眼睛,耳后是粗重热烫的呼吸,身体还在被插得不住晃动,花心里酸麻瘙痒,痉挛地喷着水。

    冷汗唰然而下,阮星尤瞬间身躯僵硬——

    是谁这么喜欢睡奸?

    哦,是我。

    首-发:po18bb. (ωoо1⒏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