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糖人儿 - 第五十八章仰慕已久 春潮(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阮星尤做了个真实无比的春梦,醒来不意外地发现床上一片潮湿,满身黏腻,内裤湿哒哒地贴在身上,浑身都充满着纵欲之后的酸麻酥软。

    她扶额叹了口气,无奈自己的身体越发浪荡不堪。

    李丽蓉来了电话,说警察那边有消息了,撞了阮飞云逃逸的司机已经落网,阮明华赶过去了,她让阮星尤先安心上班,有结果立马通知她。

    母女俩都松了口气,阮星尤宽慰了她几句,挂电话后快速冲了个澡,匆匆忙忙赶去学校。

    还在路上就从霍雁回秘书那里收到了霍子衿今天请假的消息,说是身体不适,阮星尤不疑有他,回复了一句让他好好休息。

    到了学校才从闹哄哄的办公室得知,昨天霍家父子在媒体面前闹掰,霍雁回更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掌掴了霍子衿。

    新闻报道画面清晰地记录了那一幕,镜头放大再放大,连霍子衿脸上的掌痕都看得清清楚楚。

    阮星尤心中惊疑不定,这对父子说是关系僵,但平时都井水不犯河水,彼此不搭理,是什么能让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产生这么激烈的冲突?

    职业责任心作祟,阮星尤很想打个电话过去了解情况,但她与这对父子难以启齿的亲密关系又让她犹豫不绝。

    她甚至有个大胆的猜想,霍家父子矛盾激化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只是这个猜测太过自我感觉良好,阮星尤耻于面对,也压根不想面对。

    这时办公室陡然安静了一瞬,教务处陈主任正站在门口,见阮星尤望过来,连忙冲她招手。

    “阮老师,你来一下。”

    这场景似曾相识,阮星尤以前也经历过。

    私立学校融资至关重要,和投资人应酬的饭局时常都有,学校里经常会安排一两个年轻漂亮的女职员一起出席,权当撑个面门,阮星尤之前也被叫过去一次。

    她虽然不太会饭局上那一套,但是长得够漂亮,校方也乐意让她随行。

    果不其然,陈主任就是为这事而来。

    “就是这样,你准备一下,一放学我们就过去。”

    阮星尤犹豫了片刻,陈主任问:“怎么,晚上有事?”

    她挂心阮明华那边,压根没心思去吃什么饭,但这话不能说,阮星尤也不想多谈私事,这些应酬虽然大家都不乐意去,但毕竟事关学校的财政,校方的安排不容拒绝。

    她笑了笑,“一点小事,我推掉就行。”

    陈主任满意地走了。

    十点多钟,阮明华来了消息,说已经都解决好了,因为肇事逃逸没有构成重伤,所以对于阮飞云这边主要还是进行经济赔偿,对方已经答应承担阮飞云所有的治疗花销及后续一系列疗养费用,至此这是算是处理完毕了。

    阮星尤也告知了顾西洲一声,对方今天起要在外出差半月,昨晚的缠绵是临行前向阮星尤讨的最后的甜头。

    警局那边留的是顾西洲的联系方式,他自然是第一时间知道了,二人交流了几句,顾西洲要去忙,阮星尤便主动止住话题,挂了电话。

    至此心中大石完全落地,至于晚上的饭局,阮星尤琢磨着好在是有了一次经验了,她可以像上次一样,找个理由把酒躲掉,反正她的唯一作用就是当个花瓶。

    今晚的资方似乎是个大人物,校方上下如临大敌,饭局开始前甚至还排演了一遍入坐的流程。

    阮星尤听着那一声声“霍总”,心中敲起了警钟,一瞬间甚至想临阵脱逃,不多时,一个高大俊美的身影在簇拥下走进包厢,她慌乱间意外与他对视,那双琉璃眸无波无澜,只扫了她一眼便移开了。

    阮星尤松了口气,霍雁回装作不认识她,这再好不过。

    可事情远没有她想象的这么简单,她的座位被安排在了霍雁回旁边,男人身上清冽的冷香总是若有似无的钻入鼻腔,推杯换盏间隙,霍雁回的手臂不止一次触碰到她的,阮星尤已经竭力避让,但总是躲不开与他的肢体接触。

    不知怎么,席间的话题总是围绕着她打转,阮星尤维持着笑脸一一应对,奈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个校董半逼半劝让她给霍雁回敬酒,她被一桌子人盯着,不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做了。

    透明的酒液滑入口腔,一瞬间就让她皱起了眉头,一杯酒只减少了指甲盖的高度,立马有人叫嚷起来。

    “阮老师这就不懂规矩了啊,给霍总敬酒怎么能缺斤少两呢,当然要一口闷了。”

    附和声接连响起—

    “就是,霍总你别生气,小阮老师,还不快点把酒干了!”

    “快干了,给霍总赔罪!”

    “……”

    阮星尤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手足无措地举杯站着,被逼得小脸通红,下意识地望向身旁的男人。

    霍雁回看都没看她一眼,慢条斯理地用筷子夹了一片笋瓣,阮星尤窘迫地深呼一口气,正想咬牙把酒喝了,却听得身侧低沉的声音响起,“不想喝就不喝。”

    席间众人面面相觑,尤其是刚刚热衷劝酒的那位,脸色精彩纷呈,一时也拿不准该说什么话了。

    阮星尤在一阵窒息般的静默中坐了下来,想了想,还是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音量说了声“谢谢”。

    酒的度数高,刚下肚没觉什么,静坐了一会儿后劲便上来了,阮星尤渐渐有些晕乎,不知是谁说了句,“我们霍总可是仰慕阮老师已久了,今天这顿饭还交代阮老师必须要到场呢。”

    摸到了些霍雁回对阮星尤的态度,众人便又见风使舵,把阮星尤捧高了些,见那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没有表达异议,更是大着胆子调侃起两人来。

    阮星尤美眸迷蒙,慢半拍转头望他,正对上他望过来的视线。

    是霍雁回……指定她要出席的吗?

    怪不得陈主任那时候的表情有些奇怪,像是有话要问却又不好意思问出口。

    现在在场的所有人估计都是这样,窥伺的视线来回扫视着两人,一个平凡的高中老师怎么得到了富可敌国的总裁青睐,尤其这个老师还有未婚夫。

    阮星尤身躯隐隐有些颤抖,人都爱八卦,越刺激越好。

    他们又会怎么看她,靠身体上位?勾引了学生的家长?

    额间滑下冷汗,阮星尤绝望地意识到,虽然事实有所偏驳,但结果确实是这样,她与这对父子都发生过关系,甚至不止一次。

    就在她惶惶不安之际,一声轻微的铮响打断了众人的七嘴八舌,也把阮星尤从胡思乱想中拯救了出来。

    霍雁回指尖弹了一下高脚杯,白皙修长的指节好似上好的玉瓷,杯壁嗡鸣,里面的酒液微微晃动起来。

    “霍子衿在学校调皮捣蛋,给阮老师惹了不少麻烦,我一直都想找机会好好赔个不是,但平时都忙,这回可算找到了机会。”

    霍雁回很少一次性说这么多话,众人猛一听他扯家长里短还有些不习惯,不苟言笑的人说起场面话来也丝毫不逊色,几个有反应过来,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

    不过好在这一个话题是揭过去了,席间再次说起了别的事,阮星尤没想到他会再次给自己解围,醉意昏沉的脑袋一时也无法思考,只愣愣地盯着他看。

    那眸子湿漉懵懂,脸颊坨红,看得人心痒。

    霍雁回压低声音哑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太诱人了,他会忍不住想要当着众人的面亲上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