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糖人儿 - 第五十四章偷窥苟合(被刚洗完澡的性感女儿 春潮(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阮星尤本想让顾西洲第二天趁着爸妈还没来之前回去,谁知整晚都被他缠着折腾,到后来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便什么都没顾上了。

    再醒来时天光已经大亮,阮明华和李丽蓉都在,阮飞云的病床上是空的,她一惊,下意识低头看自己身上,发现衣物完好,想是顾西洲帮她穿上的。

    “囡囡醒了。”李丽蓉笑着过来摸了摸她的头,“给你留了早饭,快起来吃吧。”

    “谢谢妈。”阮星尤冲她笑了笑,心里一阵心虚,她来照顾病人的,却丢下阮飞云不管,自己呼呼大睡。

    阮明华和李丽蓉倒是完全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只当她是工作太累,如今还要分出精力来照顾弟弟,更是心疼。

    “得亏有小顾,今儿一大早就跟我们一起过来了,这会儿正带着阿云做检查呢。”

    阮星尤一愣,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顾西洲做得滴水不漏,提前回去装作昨晚在家过夜的样子,不仅抹去了她的担忧,还哄了二老欢心,可真是......

    阮星尤失笑,得亏是住的单人病房,护士也不会提及私事,不然的话分分钟就得穿帮。

    等她叁两下解决早饭以后,顾西洲也推着做完检查的阮飞云回来了。

    阮飞云精神比昨天好了些,也不哭了,就是黏姐姐,阮星尤抱着他哄了好一阵,又拿了一堆他喜欢的玩具转移注意力,他才安静下来。

    阮明华和顾西洲在阳台上聊天,李丽蓉在给阮飞云准备喝的温水,阮星尤看了一会儿,目光扫过阳台的时候看见顾西洲冲她眨了眨眼,那是个很俏皮的动作,放在顾西洲身上却无端多了些随性的性感。

    昨晚那种心跳的很快的感觉又出现了,阮星尤假装无事冲他笑了笑,很快撇开了视线。

    下午,李丽蓉说什么也不让阮星尤再陪了,“瞧你这黑眼圈,昨晚肯定也没怎么睡,明天你还要上班,赶紧回家休息。”

    后来阮明华也加入了劝说行列,阮星尤拗不过他们,跟顾西洲一起离开了。

    临进家门前,顾西洲搂着她讨了一个吻,正待软磨硬泡一下跟她一起进去,便被阮星尤轻巧一推,眼睁睁看着她带着笑脸在自己面前关上了门。

    顾西洲摇头失笑,却又从她刚刚使性子般的笑脸上品出些别样的甜来,这么想着,连孤单开门的动作都轻快了许多。

    阮飞云在VIP病房住了叁天后转入了普通病房,今晚是李丽蓉陪床,阮明华晚上十点多回来的,开门进来时阮星尤刚洗完澡,正拿着毛巾擦头发。

    “爸回来了,饿不饿,要不要弄点东西给你吃?”阮星尤边说边往厨房走去,她肌肤剔透,脸上是洗完澡残留的潮红,连着那双眸子也是雾蒙蒙的,举手投足都莫名散发着勾人的媚态。

    阮明华看了两眼,不自在地挪开了眼睛,站在玄关的样子看着有些局促。

    不知什么时候,他看见女儿总会生出一些混账心思,之前好些时日没见了,心里平静了下来,便以为只是一时燥热,但这会儿那股子邪火又冒了出来,甚至变本加厉,烧得他有些口干舌燥。

    阮星尤并未察觉,她身上只套了件棉质浴袍,腰间带子系得松散,领口大开着,又因着抬手擦拭头发的动作,两团饱乳呼之欲出,经过阮明华身边时,他从侧面看见了隐在其中的一粒粉红蕊尖。睡袍有些短了,两条细白的长腿裸露在外,手一抬高,下摆骤然上缩,甚至连臀部都险险露了出来。

    两瓣雪白圆润的臀肉在眼前一闪而过,那视觉冲击无疑是巨大的。

    她竟然连内裤也没穿!

    阮明华喉头剧烈滚动,心中暗骂了两句,仓促应了声就先回房间了。

    他自然不会认为这是阮星尤的刻意勾引,八成是不知道自己会这时候回来,索性就随意了些,但那不自知的性感撩人却更要命,

    阮明华呼吸滚烫,等阮星尤弄好了吃的,在客厅喊他出去吃时他才平静下来,假作无事走了出去。

    阮星尤已经换上了严实板正的睡衣,吃面的空当,二人简单交流了一下医院的情况,阮星尤不想让爸妈太累,想自己也去陪夜几次,阮明华呼噜着面没说话,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阮星尤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

    吃完夜宵后,父女俩各自收拾,回房休息。

    阮明华睡在阮飞云的床上辗转反侧,一闭眼脑海里就全都是女儿软乎乎白花花的胸乳,那奶子捏起来肯定非常爽,说不定揉得用力了,还能听到女儿的呻吟声,他虽然没有听过,但阮星尤的声线温软,叫起床来肯定也好听得很。

    这一想象便有些收不住,不仅要玩那对淫荡的大奶子,他的大鸡巴还要插在女儿温暖紧致的骚逼里,年轻鲜嫩的肉体被他变着花样肏得不成样子,最后还要哭喊着被他射精......

    “操!”阮明华一个翻身坐起来,胯下已经高高肿起了鼓包,他额角滑下冷汗,不争气的下身像是甩了两个巴掌在他脸上,痛斥他怎么能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当做性幻想的对象。

    他狠狠搓了把脸,起身径直去了厨房,在冰箱里拿出冰水一下子喝了两杯,骇人的凉意下肚,他这才感觉稍微冷静了些。

    回房时他无意间往玄关扫了一眼,紧接着就像被人打了一闷棍,瞪着眼睛愣在了原地。

    为了上班的时候也关注阮飞云的动向,阮星尤本想在家里各处都装上监控,但由于阮飞云害怕黑洞洞的镜头,最后监控只安装在了门口,如果阮飞云出门了,她能随时在手机上看到,玄关也安装了一块小屏幕,为了方便阮飞云看清门外的人,不要随意开门。

    而此时,那屏幕上有一对男女正忘情地拥抱在一起抚摸对方的身体,女人背对着摄像头,下身空无一物,肥圆的屁股在男人掌中变换着各种形状,臀肉被掰开拉扯,还不时被啪啪拍打。高清的摄像头将每一处细节都拍得一清二楚,女人光滑紧致的长腿,腿心粉嫩的肉唇和屁眼,都清晰地呈现在阮明华眼前。

    二人都一副情难自己的模样,纠缠着换了好几次地方。

    虽然脑子里已经有了荒唐的猜测,虽然那女人身上的睡衣他不久前还在自己女儿身上看见过,但实实在在地看清屏幕里阮星尤的脸时,他还是懵了一瞬。

    阮明华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吞咽声,脚步下意识地往屏幕近处走去。

    那对苟合的男女,一个是她的亲生女儿,一个是受他们一家人夸赞的邻居热心小伙子。

    他一时不知该先气愤女儿出轨,还是这气愤男人的热心都是另有所图。

    那一刻他甚至都想推门出去,把这两个不讲道德无法无天的人好好教训一通。

    然而镜头里男人的动作让他停了下来,顾西洲让阮星尤俯下身子扶着楼梯,屁股高高撅起,露着淫水泛滥的花穴。

    一门之隔的阮明华屏住了呼吸,眼睁睁地看着粗壮的鸡巴缓缓插进那张他魂牵梦萦的淫穴里,穴眼被崩得泛白,艰难地吞吐着壮硕,老旧小区的木门隔音效果约等于无,阮明华能清晰地听见肏穴时的啪啪声响以及阮星尤压抑的娇喘。

    果然和他想象中一样,又娇又媚。

    他紧紧盯着那块小屏幕,已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满心满眼都是女儿被鸡巴肏得腿弯打颤的淫荡姿态,两团骚奶子在空中不停甩动,惹得他恨不得自己上手好好把玩。

    胯下的鸡巴早就高高昂起,他粗喘着握住,一边看着活春宫一边缓缓撸动,幻想着插在女儿骚逼里的是自己的鸡巴,那肉洞好似有生命,会紧紧地把他吸绞住,被他插了两下就会哆嗦着喷水,爽过头了她还会扭着屁股爬开,又再次被自己抓回来,压在身下更凶狠地抽插。

    阮明华将看见的一幕幕都幻想成了自己,阮星尤莹润的肉体,淫浪的骚逼仿佛都被他狠狠享用过。

    耳边传来门外女儿闷闷的浪叫。

    她被别的男人肏到高潮了。

    透明的水液自她下体喷出,阮明华看着那紧紧相连的性器和不停颤动的大奶,脑海里仿佛有根弦一松,他低喘一声,灼烫的热液喷薄而出,溅洒在了墙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