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糖人儿 - 第十章迷情一夜(给学生口交时未婚夫打来电 春潮(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深夜的酒吧人声鼎沸,震耳欲聋的音乐,疯狂闪烁的霓虹灯光都让人情绪高涨,就在这样的环境里,有一个垂头丧气的男人正坐在吧台前,闷头喝了一杯酒后重重地将酒杯砸在了台面上。

    “星尤……”

    男人正是高源,他双眼赤红,眼神因醉酒而失焦,手机上的界面显示正在拨号,等了半晌对面也没有人接听,高源再打,又一次无人响应,不知道这样重复了多久,只见他的眸子一点点灰暗了下去。

    与此同时,A市市中心的一家豪华酒店中,顶楼的套房灯光大亮,卧室的门敞着,从客厅向里望,隐约可见凌乱的床尾,再往里走,视野变宽,就见那床中央高高翘起的肥嫩屁股,女人岔开双腿跪趴着,正用手指抠挖着自己的小穴,她一头墨发铺散,头颅一动一动的,还伴随着裹舔着什么东西的黏腻声响。

    进到房中,便能发现女人身前还靠坐着一个面貌俊朗的少年,女人起起伏伏的动作正是在卖力侍弄他下身一根粗壮的巨物。

    霍子衿手里拿着阮星尤的手机,对面的人已经固执地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知晓这是她的未婚夫之后他便兴致勃勃地玩起了游戏,高源每打一次他都作势要接,逼得阮星尤更加努力地服侍他。

    阮星尤心慌意乱,一面受着情欲的折磨,一面又担忧霍子衿接下电话,一不走神弄疼了他。

    “嘶……”少年皱起了眉头,阮星尤一惊,立马松开了手,“对不起……”

    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模样,霍子衿突然笑了,他把女人颤抖着的娇弱身子搂进怀里,“老师怎么连舔鸡巴都做不好,嗯?没有跟未婚夫练习过吗?”

    阮星尤缩在他怀中,脸颊红透:“很……很少……”

    她和高源的性爱中规中矩,最常用的就是两叁个传统姿势,一般两人都发泄一次就结束了,连助兴的话都很少有,更别提这些羞人的花活。

    她脸皮薄,抗拒做这些,高源试过几次,见实在不行便也放弃了。

    “没关系,我会慢慢教你。”霍子衿似是很满意这个答案,捧住她的脸,慢慢地吻住她。

    “嗯……”阮星尤嘤咛一声,少年火热的舌头强硬顶开她的唇齿,馨香檀口被大肆翻搅着,她被吻的迷迷糊糊,就觉一阵天旋地转,自己已经被少年翻身压在身下,花穴口抵上了一个炽热的温度。

    阮星尤睫羽震颤,神智瞬间清明起来。

    即将被侵犯的恐惧从未如此强烈!

    “不……霍子衿……放了我,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我可以帮你舔,我让你舒服……不要插进来……不能……”

    她笔直修长的双腿被摆成“M”型,腿间的花穴大剌剌暴露在少年眼前,靡艳的阴唇微微肿着,还沾着点点花露,就像是待宰的羔羊,脆弱又迷人。

    霍子衿低叹一声,“老师,你还是不听话。”

    硕大的龟头悍然挺进,阮星尤一瞬间绷直了娇躯。

    “不听话,就要接受惩罚。”

    “唔……啊……不要……”

    太大了,阮星尤痛得抓紧了身下的床单,她给他口交的时候就暗暗心惊,与少年略显稚嫩的面孔不同,那东西仿佛婴儿小臂一般粗长,其上青筋狰狞,只进了半截便令她快要昏过去。

    穴儿紧致湿滑,肉棒一进入就如同被千万张小嘴紧紧吮吻住,霍子衿手臂肌肉贲起,不顾她的哭喊,猛然挺腰,肉棒重重破开层迭的花壁撞上花心,差一点就突破了宫口。

    “啊额......”阮星尤上身弓成一道弯月,娇躯抽搐着,仅仅是插入就到了高潮,快感来的又快又猛,花心里喷泄出大股的淫水,兜头浇在少年的龟头上,霍子衿爽得抽气,握紧她的脚踝便狂风暴雨般抽插起来。

    “啊......嗯啊......好深......”

    阮星尤哭喘着,被少年沉重的力道撞击得微微颤抖,两个圆硕的奶球蹦跳,摆荡出淫靡的乳波,霍子衿伸手抓住一只奶子,大力揉搓把玩,时而像搅动水波一般挤压拍击绵软的乳肉,时而又捻起小奶头,恶意拉扯着,直到逼出阮星尤的泣吟。

    “痛......嗯啊......轻一点.......哈啊......”

    “怎么跟主人说话的,嗯?”霍子衿低声呵斥着,他屈膝跪起,抱住阮星尤的大腿将她屁股抬高,阮星尤腰部腾空,小屁股压在少年的大腿上,“噗嗤”一声,肉棒进的更深了。

    美人儿止不住地颤抖着,肉棒已经肏进了宫口,她的小腹上被顶出一片圆圆的凸起。

    “唔......母狗错了......嗯啊......求主人原谅......唔......太深了......”

    “乖,肏深点母狗才会舒服,看看你的小骚逼流了多少淫水,床都被你打湿了。”霍子衿恶劣地笑道。

    阮星尤白皙的指节虚捂着脸,只余一双水汽氤氲的眼,昔日里灵动的眸子像被蒙了层纱,挣扎在清醒与情欲之中,霍子衿上来就大开大合,直接肏开了她的身子,没一会儿阮星尤就哆哆嗦嗦地泄了身。

    少年将她软成一滩水的身子捞起,继续面对面抱坐着肏她,阮星尤被顶弄的起起伏伏,娇艳红唇阖张着急急喘息,霍子衿专注地看着她,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

    “老师......”他突然开口唤她,“我在做什么?”

    阮星尤不答,偏开脸闭上了眼睛,颇有些赌气的意味,可霍子衿哪会放过她,肉棒狠狠冲撞了两下就让她溃不成军,美人儿扁了扁小嘴,又羞又委屈道:“你在......在和我做爱......啊......”

    “不对,我是在肏你,干你,插你的骚逼。”霍子衿威胁般掐住她的小奶头,阮星尤面上红潮一片,闻言更是羞窘的整个人快要熟透了,不管听多少次,她都难以接受少年的荤话,偏生霍子衿打定主意折磨她,她不开口,换来的就是少年毫不留情的肏弄。

    肉体拍击的声音又快又沉,阮星尤失声尖叫,胸前两个大奶子被狂猛的力道带动,几乎要甩出残影。

    下体发烫发麻,每一次深插,少年沉甸甸的卵蛋就会狠狠拍上她的臀肉,花心酸麻又快慰,淫水潺潺,一波又一波飞溅在两人紧密相连的下体,快感的浪潮席卷而来将她淹没,她渐渐忘了自己正在被奸淫,忘了少年带给她的耻辱调教,脑子里只余下身那根让她欲仙欲死的肉棒。

    美人儿终于崩溃地攀上他的肩,嘶哑哭泣道:“你在干我,肏我的骚逼......骚逼要被肏坏了......唔嗯......好深......啊哈......肏我......嗯啊......要到了......哈啊......母狗又被干尿了......啊啊啊啊啊啊——”

    心里的防线一旦被攻破,阮星尤便彻底沉沦在了少年编织的肉欲之网里。

    夜还很长,少年变换了各种姿势肏弄她,先是让她像真正的母狗一样跪趴着从后面插进去,后入的姿势让肉棒得以毫不费力的干进最深处,阮星尤很快就坚持不住,嘶声媚叫着到了高潮。

    在这之后,他又将她抱到落地窗前,将她一条腿架在臂弯,从下至上地抽插,喷溅的淫水顺着玻璃滑下,等到阮星尤再一次攀上顶峰时,那里已经汇聚了无数道水痕。

    ......

    纵情的奸淫遍布套房各地,霍子衿像给小孩把尿一般将她抱着,走动间大鸡巴还“噗嗤噗嗤”地肏干着软烂的花穴,沙发上,镜子前,衣帽间,浴室,每一处都留下了两人激烈交欢的痕迹,阮星尤小腹微微鼓胀,那里满是少年射进去的精液,混着她泄出的淫水,看上去像是怀胎的妇人一般。

    美人儿双眸已经涣散,红唇微张,断断续续发出低不可闻的呓语,不知过了多久,少年才终于将她放在地毯上,大力抽插了百十下后,闷哼着将最后的浊液射进她体内。

    阮星尤被那灼热的温度烫的颤抖起来,痉挛着泄出一股蜜液,而后再也承受不住,昏睡了过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