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糖人儿 - 第九章调教前奏(骑在学生身上喂他吃奶,对 春潮(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阮星尤回包厢时已经快十点了,她本意最多九点半就要让学生们回去,因为突然的变故已经迟了很多。

    她忍着身体的不适催促学生们收拾东西回家,屁股湿漉漉的,那是之前高潮时流出的淫水还没干,霍子衿走之前拿走了她的内裤,此时她的下身空无一物。

    孩子们意犹未尽地抱怨着,拖拖拉拉地拎着书包往外走,有眼尖的发现少了个人,喊了阮星尤一声:“老师,霍子衿不见了。”

    听见这个名字阮星尤就浑身一抖,连忙控制住表情,“霍子衿有点头晕先回去了,你们也赶紧,快快快。”

    送最后一个学生坐上了出租车,阮星尤在原地怔愣了一会儿。

    手机响起信息提示音,她拿出来一看——

    【澜谷酒店9016】

    发件人霍子衿。

    阮星尤心里一沉,霍子衿确实是先走了,只不过是先一步去开了房。

    聪明的狩猎者已经有足够的把柄,不用动一兵一卒,猎物会主动送上门。

    阮星尤握紧了拳头,眼框中积聚出泪水。

    她想逃,逃得远远的。

    即便是之前被强暴了,她都觉得自己能挺过去,她也确实做到了,可是现在却让她送上门给自己的学生奸淫。

    霍子衿,那是霍子衿,她当做弟弟的霍子衿。

    回忆起过去两个月里相处的点点滴滴,阮星尤心中一阵迷茫,她不懂,不懂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甚至在奢望时间倒流,回到霍子衿没有露出真面目的时候,回到霍子衿把她当做姐姐粘着她的时候......

    阮星尤怔怔落下泪来。

    心里有个残忍的声音响起,别做梦了,就连她怀念的那些温情,也都是假的。

    ————————————————

    霍子衿定的是顶楼的总统套房,占据整层,装饰奢华,大面积的落地窗可以将外面的夜景一览无余,他已经事先跟酒店前台打过招呼,阮星尤进来后就有服务生引导着进了电梯,她独自站在电梯里,看着楼层缓慢爬升,厢壁倒映出了她惨白的脸色。

    霍子衿已经在等着,见阮星尤垂头走近便一把将人扯进怀中,抬起她的小脸端详了片刻,“哭过了?”

    阮星尤将脸撇开,冷声道:“与你无关。”

    霍子衿也不恼,好心地提醒她:“老师是不是忘了什么?你可是要让我高兴让我舒服的。”

    “我没有忘。”阮星尤抢声道,她垂下眸子,破罐破摔地说,“我既然来了,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不要紧张嘛老师。”少年缓声说着,言语间像在逗弄自己的宠物,“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想让老师体验快乐。”

    阮星尤耳根发红,恨声道:“你想让我怎么做?”

    霍子衿转身在宽大的皮质沙发上坐下,手臂闲适地伸展开搭上沙发背,好以整暇地上下将阮星尤打量了一遍,那目光有如实质,阮星尤下意识回避了与他对视,就听少年淡淡道:“脱。”

    阮星尤咬住了唇,一件件地脱下自己的衣服,最后一件内衣也脱掉时,她已经连脖子都涨红,不习惯赤身裸体地被人审视,她手臂横抱在胸前,两腿绞紧,腿间蜜穴若影若现。

    霍子衿在她玲珑有致的娇躯上梭巡一遍,满意地看着她含恨受辱的神色。

    “过来。”少年轻轻一招手,等到阮星尤别扭着走近,他冲自己身上一点下巴,“跪上来,求主人吃母狗的奶子。”

    阮星尤一梗,下意识抗拒着这般难堪的自称,察觉到霍子衿不耐的视线才逼着自己爬到他身上,腿分开跪在他身侧,捧起自己饱满如小瓜一般的乳肉颤声道:“求主人……吃……吃母狗的奶子。”

    “怎么吃?母狗不说主人怎么知道?”

    阮星尤美眸含泪,挺身将奶尖贴上霍子衿的唇,“求主人含含母狗的奶子,嗯……疼……不要太用力……啊……舔一舔……嗯,不要咬乳头,唔……好痛……”

    娇嫩的乳尖早在KTV楼梯间的时候就让霍子衿咬破了皮,此时再度被湿热的口腔包裹,当即痛的阮星尤落下泪来,她痛也不敢抗拒,别扭地将另一只奶尖也喂进少年嘴里,等到霍子衿将两只奶子都舔吃的光滑水亮的,阮星尤花穴里泄出的淫水也打湿了他的裤子。

    “这是什么?”霍子衿指尖捻了捻透亮的水液,伸到阮星尤眼前,黏哒哒的淫水在他指尖拉出了银丝,好不淫靡,“母狗尿了?”

    阮星尤羞耻地闭上眼,“不是……不是的……”

    “啪”一声脆响,阮星尤屁股上挨了一巴掌,她吃痛低呼,霍子衿厉声道:“还敢说不是?那这些骚水是哪里来的?嗯?”

    霍子衿作势要再打,阮星尤连忙低喊道:“是尿了,是母狗尿了……不要打……唔……”

    “站起来,让主人好好看看母狗撒尿的地方。”

    阮星尤抽噎着,撑着他肩膀站起来,将双腿分得更开,湿漉漉的下体对着少年的脸颊,花唇颤巍巍地张着,隐约可见嫩红的肉洞,随着女人的呼吸张合收缩着,小小的阴蒂缩在里面,霍子衿轻轻冲它吹了口气,就听阮星尤娇吟一声,那小肉粒竟缓缓地冒了头。

    “掰开点。”霍子衿再次下令,阮星尤顺从地拨开花唇,露出烂红的穴肉,似是太过紧张,花穴竟然在霍子衿的视线下吐出水来。

    阮星尤双腿打着颤,霍子衿就是故意折辱她,想摧毁她的自尊心,他做到了,阮星尤心里升起一阵厌恶,她居然是这么淫荡的女人,被人侮辱玩弄着也能获得快感。

    细小的抽泣声响在房中,阮星尤眼前一片模糊,泪水滚落脸颊,滴在了霍子衿的身上,她不想让他笑话自己软弱的样子,连忙把眼泪擦干,听得霍子衿轻笑一声,“母狗乖,现在把手指插进去,自慰给主人看。”

    “唔……”阮星尤条件反射地听从他的指令,试探着插进去一指,一进入就被穴肉紧紧包裹住,这是她第一次插进自己的身体,这感觉很陌生,肉壁蠕动着,迫切想要更饱胀的被撑满的感觉。

    她探进第二根手指,胡乱在穴中戳刺着。

    “嗯……啊……啊哈……”

    不够……还不够……还想要更多……

    纤细手腕被人按住,“不是你这么插的,来,主人教你。”

    阮星尤睁着泪湿的感占据的大脑无法思考,只能下意识顺从。

    霍子衿将她带到一片穿衣镜前,让她双腿大张着跪下去,水液淋漓的下体清晰地显现在镜中,霍子衿从身后环住她,引导着她看向镜子里自己的动作。

    “这是母狗的阴蒂,要揉一揉,母狗才会变舒服。”

    “嗯……啊……嗯啊……”

    “然后慢慢地插进去,乖,好好含住主人的手指。”

    少年修长的手指抽插抠挖着汁水丰沛的花穴,阮星尤美眸迷蒙,视线涣散地靠在霍子衿身上,被指奸地一耸一耸的,花穴里“咕啾咕啾”地被抽插出潺潺淫水,花心不住抽缩着。

    她难耐地拱起腰身去迎合少年抽插的手指,小嘴里低低喊着:“要尿了……要尿了,啊啊……”

    身前的娇躯痉挛着一颤,手心冲刷进大股温热的水液,霍子衿甩了甩,将手伸到阮星尤眼前,“母狗乖,自己撒的尿要自己舔干净。”

    女人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闻言下意识地伸出丁香小舌,轻轻地舔舐起了少年潮湿的手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