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糖人儿 - 第五章排出精液 春潮(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被奸淫的时间格外漫长,阮星尤记不得男人在她体内射了多少次,也记不得自己被亵玩着淫核和奶子高潮了多少次,男人走的时候在她的包里乱翻一气,好像拿走了她的钱包,但这些她都顾不上了。

    她为什么要加班,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如果早点回去,是不是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阮星尤抬起手臂压住眼睛,崩溃地大哭起来。

    突兀地,又响起了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阮星尤浑身一颤,害怕是那男人去而复返,手机电筒的光束在黑暗中摆了摆,阮星尤衣不蔽体,徒劳地将自己缩成一团,而后就听到了少年震惊的嗓音:“阮老师?!”

    学校旁边的小旅馆老旧破败,但对于丢了钱包证件的阮星尤和未成年人霍子衿来说已是唯一的去处,阮星尤洗了很长时间的澡,出来时霍子衿也刚巧买了日用品回来,木门合上时响起刺耳的“吱呀”声,阮星尤身躯绷紧,她现在像只应激的猫,一点点动静就能让她浑身战栗。

    她的样子实在是狼狈,脸颊有通红的掌印,嘴两侧还有深深的勒痕,更别提身上的各处青紫和酸麻刺痛的下体。

    师生二人相顾沉默,霍子衿将手提袋放到桌上,走近阮星尤,阮星尤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捏紧了浴袍的领口。

    看出她的戒备,霍子衿顿住脚步,举起了双手降低她的戒心:“阮老师,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

    “你怎么会在那里?”阮星尤轻声问,今晚的一切都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被歹人强暴,又被自己的学生撞见被蹂躏过的模样,她的脑子完全乱作了一团。

    霍子衿依旧是那副温和的口吻:“手机落在学校了,我回去取的,然后在门卫室和保安大叔聊了会儿天,我不喜欢呆在家里,经常晚上还在学校,几个门卫都认识我,您可以去问问。我出校门时看见一个男人慌慌张张地跑走了,就往小路上走了一段,然后就听见了你在哭。”

    他一派坦荡,阮星尤意识到自己的无理取闹,懊恼道:“老师不是怀疑你,我只是......抱歉......我现在......”

    “我知道,阮老师,别害怕,等天亮我会陪你去报警,我很抱歉发生这种事情,但都过去了,现在我关心的是你的伤。”霍子衿试探着走近,“让我看看好吗,我帮你上药。”

    阮星尤瑟缩着,脸颊偏到一边,“不用,也不需要报警,你就当今晚的事没发生过。你把药膏给我,先出去一下。”

    她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阮飞云每个月都有高昂的医疗费要支付,她需要这份工作和收入,需要一份正常的生活,为了弟弟,她会努力遗忘今晚的耻辱。

    “你自己怎么行,老师你看,都流出来了。”霍子衿靠近低声道,阮星尤下意识顺着他的视线往自己身下看去,随即低呼出声。

    那男人射进去的太多,她在浴室里按着小腹挤压了许久,居然还未排空,此时已经顺着大腿蜿蜒而下,她竟没有发觉,阮星尤脸如火烧,让学生看见自己这副模样让她羞耻的恨不得死去。

    “老师真是不让人省心,让我来帮你吧。”霍子衿轻轻笑道,又露出了那两颗纯良的小虎牙,阮星尤还在抗拒着,被霍子衿轻轻一推,跌坐在了床沿。

    “老师不要怕,今晚的事我会保密,我只是想帮你,这些东西不排出来你会生病。”

    或许是霍子衿俊秀的脸太具有欺骗性,或许是畏惧那些留在身体里的肮脏东西,阮星尤竟不自觉地顺着他的意思,被分开双腿,脚跟踩在了床边,将自己的下体展现在少年眼前。

    白嫩的腿根遍布青紫掐痕,腿心毛发稀疏,中央的蜜处被操的软烂,花唇红肿着,一丝丝浑浊的白液正从里面缓缓流出。

    霍子衿眼神微微一黯。

    阮星尤脸偏到一边,紧闭双眼。

    “不要看......”

    “老师的那里很漂亮。”霍子衿低声道,手掌覆上去揉了揉外翻的花唇,阮星尤控制不住地发起抖来,感觉学生修长的手指捻过阴蒂,缓慢地插进了穴中。

    “嗯......”

    精液在手指的抠挖下加快了流动,很快阮星尤屁股底下就打湿了一片,不仅有排出来的浊液,还有被少年指奸流出的淫水。

    她咬着唇压抑着呻吟,“咕啾咕啾”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入耳中,阮星尤身躯突的一弹,原是霍子衿又加了一根手指,双指并拢快速地在花穴里戳刺起来。

    “不要——”阮星尤急喘着,上身坚持不住向后仰倒,肥嫩的屁股也下意识抬高了些许,水声渐大,阮星尤秀眉紧蹙,嘴唇都被咬泛了白,终于痉挛着抬高下体,喷溅出淅淅沥沥的水液。

    自己竟然被学生的手指玩到了高潮,阮星尤睁着迷蒙的眼仰面躺在床上,一时竟没有勇气去面对眼前的境况,只知道霍子衿起身拿了个毛巾去了浴室,用热水沾湿后回来按在了她的身下。

    粗糙的棉质纤维挤压摩挲着红肿的阴蒂,阮星尤低吟着摆动纤腰,像是要躲避那力道的刺激,也像是想把小屁股往霍子衿的手上送,翘臀一抬一抬的,竟是自己迎合起少年的玩弄来,意识到这个事实,阮星尤更加羞愤欲死,但身体却枉顾理智,没一会儿她就再一次咬着指尖泄了身。

    “好了,干净了。”少年温柔的嗓音唤回了阮星尤的神智,她撑起身,拉过被子将自己完全盖住。

    霍子衿没有再说什么,收拾了一下径自去浴室洗澡。

    水声响起时,阮星尤在床头柜上摸到了自己的手机,屏幕已经摔裂,被霍子衿捡了回来,但好在不影响使用,她给顾西洲发了信息,谎称工作太多可能要在学校过夜,拜托他照看一下弟弟,又联系了父母,让他们明天来把阮飞云接回去,大晚上的顾西洲回复依然很快,答应一会儿会过去看看阮飞云,没过一会儿父亲也回了消息。

    阮星尤有了片刻的放松,又立马担心起明天来,自己这副模样不管是回家还是去学校都会引起轰动,只能暂时请假,把身上的伤养养好。

    霍子衿洗完澡后给她脸上涂了消肿的药,又拿来了避孕的胶囊,阮星尤就水吃了,低声和他道谢,她身上穿了少年临时买来的宽大白T恤,面料偏薄,胸前隐约有两点粉红凸起,霍子衿视线在她身上扫过,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味,他佯装平静,关了灯,在旁边的床上躺下了。

    霍子衿什么也不说,反而让阮星尤轻松很多,这个昔日的问题少年竟在今晚奇异的让她感受到了安全感。

    老旧的空调呼啦呼啦响着,阮星尤在黑暗中拿起手机,页面停留在高源的号码上,却迟迟无法按下拨号,忆起离开C市前两人的争吵,阮星尤呼了口气,把手机锁了屏。

    ————————

    有存稿可以挥霍的感觉好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